百度死了吗?该怎么拯救你,我的搜索引擎

时间:2020-09-10 18:52:08 来源:SEO 作者:曾庆平SEO 点击量:

  1月22日晚间,自媒体人方可成在微信公众号“新闻实验室”发布了一篇题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以下简称《搜》文)。在文中,作者痛斥百度故意将搜索结果导向充斥着大量劣质内容和营销信息的“百家号”,让原本的通用搜索引擎逐步沦为了百度内部搜索。《搜》文一发表,就在朋友圈迅速传播,阅读量很快就达到了“10万加”。


  随着《搜》文的火爆,百度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围绕着百度搜索和“百家号”,各界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很多人对《搜》文的观点表示了认同,认为百度在商业目的的驱动下扭曲搜索结果,不仅损害了用户的利益,还有触犯《反垄断法》之嫌,因此作为搜索引擎,它已经死了。但也有人认为,百度作为搜索引擎,本来就有权决定搜索结果的排序,而对“百家号”的建设和扶持,不仅不是死亡的征兆,反而是在竞争压力之下积极求生的表现。


  这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究竟谁对谁错?作为搜索引擎的百度,究竟是在走向死亡,还是正在迎接新生?面对这些问题,简单的表态、站队,或者宣泄情绪是相对容易的,但是如果要对它们进行根本的回应,我们恐怕还要先对几个基本的问题进行一些深入的思考。

  何为生,何为死


  现在各方都在讨论百度是否已死,但大家似乎忘记了一个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作为搜索引擎,“死”与“生”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我们知道,当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时,采用不同标准得到的结果可能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人可能没有了呼吸,但有心跳,那么按照呼吸标准,他就是死了,但如果按照心跳标准,他就应该还算活着。同样的,当我们用不同的标准去看待搜索引擎,也可能对其的“死”与“生”作出不同的判断。


  对于搜索引擎来说,怎么才能算作“生”,怎么才能算作“死”呢?按照通常的认识,如果一件事物依然保持着其最本质的功能和特征,那么它就应该被看作是“生”的,而一旦这些最本质的功能和特征在它身上消失了,它就应该被定义为“死”了。


  那么,搜索引擎的本质功能和特征到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其实争议却很大。总体来说,目前对此存在着三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是所谓的“管道论”(Conduit Theory)。这种观点认为,搜索引擎应当是连接人与网络世界的一条管道,其存在的意义就是如实地将网络世界的信息传达给用户。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不再有时间和能力处理和掌握这些纷繁复杂的信息,因此需要有一个管道来帮助自己了解这些信息的概要。根据这种观点,搜索引擎只是人们认识真实状况的一个工具。因此,它应该秉承所谓的“搜索中立”(Search Neutrality)原则,如实按照信息的分布状况来呈现、排列搜索状况,而不应该人为对其进行更改。


  “管道论”和“搜索中立”原则最早是针对百度曾经的对手――以“不作恶”作为座右铭的谷歌提出的。2009年时,英国垂直搜索引擎Foundem的联合创始人亚当?拉夫(Adam Raff)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搜索,但你可能搜不到》(Search, But You May Not Find)的文章,指责谷歌搜索人为地突出自己旗下的比价产品在搜索结果中的位置,从而排挤了其他品牌的垂直搜索引擎。针对这一现象,拉夫呼吁执法部门应当以违反“搜索中立”原则为由,对谷歌进行管制。


  在实践领域,“管道论”的影响很大。2017年时,欧盟对谷歌开出了27亿美元的天价罚单,用以惩罚其在搜索结果中突出旗下比价产品的行为,其背后的理论依据其实就是“管道论”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搜索中立”原则。


  从性质上讲,百度将搜索结果引向“百家号”的行为与谷歌为旗下比价产品导流的行为是十分类似的,而从程度上看,百度比谷歌可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如果按照“管道论”,那么搜索引擎百度无疑已经是死了。


  第二种观点是“编辑论”(Editor Theory)。这种观点与“管道论”针锋相对,认为搜索引擎应该有权进行自主选择,决定将哪些信息呈现给用户。


  这一观点最早见于2013年发表于《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谷歌像汽油还是像钢铁》(Is Google Like Gas or Like Steel?)。该文认为,搜索引擎的性质和出版社十分类似。正如出版社编辑有权按照自己的标准对书稿进行编辑,搜索引擎也有权根据自己的理解从浩瀚的互联网中挑选出提供给用户的信息。在文章的作者看来,搜索引擎的这种权利是得到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确认的,因此应得到保护。


  根据编辑论,那么任何搜索结果都会夹杂着搜索引擎自身的观点,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网络中立”。按照这个观点,那么百度通过搜索引擎向“百家号”引流这个举动就完全不是问题,更谈不上是什么死亡的特征。


  第三种观点是“顾问论”(Advisor Theory)。这一观点出自马里兰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姆斯?格里梅尔曼(James Grimmelmann)发表在《明尼苏达法学评论》(Minnesota Law Review)上的一篇论文。


  在这篇论文中,格里梅尔曼教授对“管道论”和“编辑论”提出了批评,认为这两种理论都只是站在搜索引擎的角度谈问题,却忽略了搜索引擎的服务对象――用户。在他看来,理想的搜索引擎应该是站在用户立场上,像一个顾问一样为用户提供所需要的信息。根据这一观点,“搜索引擎系统地倾向支持某一类型的内容并非过错,而是本职”――当然,前提是这种倾向是基于用户的偏好进行的。


  由于“顾问论”照顾到了用户的利益,因此对普罗大众十分有吸引力。不过,这一理论的问题其实也很多。首先,这一理论完全以是否符合用户需要作为衡量搜索引擎质量的标准,却完全忽略了搜索引擎的商业性。所有搜索引擎的提供商在提供搜索服务时,都是想要盈利的,如果忽略、抹杀这一事实,就会打击运营商的供给积极性。其次,用户的某些需求本身可能是低俗的、有害的,因此刻意迎合消费者需要这种行为也可能会损害消费者。这一点,在部分“个性化推荐”产品上,已经被充分地暴露了出来。


  如果用“顾问论”来考察百度,就会发现我们很难对它现在的状况作出确切评价。对一部分用户来说,百度提供的搜索结果已经越来越偏离他们的需求;但对另一部分用户说,结果则可能恰好相反。从这个角度看,百度究竟是“生”是“死”,恐怕就是一个罗生门。


当前位置:SEO > SEO案例 >

声明:本文由江西SEO和SEO教程网整理不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原文,点击还能查看更多SEO培训的文章;本文网址: http://www.yongfengseo.com/seozixun/10080.html

围观: 1000次 | 责任编辑:曾庆平SEO

点击关闭
  • SEO在线客服代码 SEO在线客服代码 SEO在线客服代码